当前位置:测绘英才网 > 短视频为什么不能随便“搬”?法官详解侵权风险

短视频为什么不能随便“搬”?法官详解侵权风险

  【解说】当下,“刷”短视频已成民众喜爱的休闲娱乐方式之一,在视频创作者增加的同时,也有一些个人或机构依靠在不同平台间“搬运”视频来吸引粉丝增加收益。“搬运”未经授权的短视频存在哪些法律问题?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法官介绍相关情况。

  【解说】当下,“刷”短视频已成民众喜爱的休闲娱乐方式之一,在视频创作者增加的同时,也有一些个人或机构依靠在不同平台间“搬运”视频来吸引粉丝增加收益。“搬运”未经授权的短视频存在哪些法律问题?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法官介绍相关情况。

  【解说】法官介绍,被独立创作,且能完整表达思想感情的短视频应被划分类似电影作品,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在搬运视频中常见的一些行为,如将他人制作的短视频进行网络传播,或在视频创作中,播放、演绎他人的作品,或者利用他人视频素材再次剪辑加工后播放,这些做法分别涉嫌侵犯著作权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表演权、改编权。著作权人可按照不同情况,对侵权视频的创作者、主播、播放平台等追究相应责任。

  【同期】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法官、审判委员会委员 冯刚

  短视频的制作者是短视频的权利人,也是它的责任人,短视频侵犯他人著作权的话,他是第一位的侵权责任承担者,所以他应该依法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有可能还是有赔礼道歉这种民事责任。(如果)主播本身就是短视频的制作者,那么他就应该按照短视频制作者那样去承担一个侵权责任,(如果)他是受雇于短视频的制作者,作为一个主要演员,对外还是应该由短视频的制作者承担侵权责任。

  【解说】在平台没有参与到短视频内容生产情况下,如果没有对上架内容进行有效监管,比如知晓有侵权内容但未限制传播扩散,未要求视频上传方提供证据证明自己合法传播等,类似情况被视为平台存在过失,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那么在维权索赔时,著作权人应当注意哪些方面?

  【同期】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法官、审判委员会委员 冯刚

  第一要注意的是要在自己的作品上加上权利标记和维权声明;第二位我觉得要保存好他授权传播的证据;第三当然应该就是保存侵权的这些证据;第四我觉得应该是侵权持续时间、侵权影响范围,它的具体的盈利情况等等影响赔偿定量的一些重要因素,(权利人向播出平台)发出通知,他们收到通知的相应的证据也要保存下来。

  【解说】冯刚介绍,司法实践中,涉及短视频侵权的被告常以非营利性使用、非公众传播或者未造成损害等理由抗辩。网络上时而也有一些声音,以著作权人难以寻找,联系不到等为侵权的行为找借口,但这些都不应成为侵权的理由。

  【同期】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法官、审判委员会委员 冯刚

  虽然网络著作权有很多专业性的内容,可能一般人不是那么全面精准的了解,但是我觉得如果每一个人抱着一个正常的是非观念去看待这个事情的话,就会有一个符合法律规定的结论。我们想如果不是短视频,其他的问题呢?我自己想做一件衣服,我能随便拿别人的布料,拿别人的针线?哪怕我做一个菜,我也不能未经许可去拿别人的这些东西给我自己做。

  【解说】当下的中国人越来越重视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在冯刚看来,随着区块链、时间戳等信息技术发展应用,在线开庭网络审判的普及,将进一步缩短诉讼时间,降低维权成本,更好地保护人们的合法权益。

  【同期】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法官、审判委员会委员 冯刚

  现在出现了区块链、时间戳等等非常便捷有效、全面、准确的这种取证方法,很简单易行,而且很便宜。提起诉讼的话,法院也会采取网络审理等这种信息化大数据现代化的审判手段,以满足这种高速多变的这种网络需求的客观这种要求,这样的话能够比较好地保护权利人在网络中的著作权不受到侵犯,如果受到侵犯,及时、有效、充分、全面得到一个合理的补偿。

  单璐 宋宇晟 北京报道

责任编辑:【吉翔】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